LSD郵票是什么?效果怎麼樣?資深詳解

隨著時代的飛速發展工作巨大,導致很多朋友在精神上出現了很多苦惱,輕點的抑鬱症,嚴重甚至出現自殘和自殺行為,在市面上的致幻劑雖然有效但是危險性太高是不推薦使用的,然而LSD郵票解決這種問題副作用小選果更加好。也是近幾年很流行年輕人偏好,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LSD郵票是什么?效果怎麼樣?

LSD郵票

再說LSD郵票之前和大家在講解一下什麼是LSD,LSD郵票又是什麼?

LSD簡史

1938年,艾伯特•霍夫曼在瑞士桑多斯(Sandoz)公司的實驗室裏合成了一種化學物質LSD,這種小分子的全名叫“麥角酸二乙酰胺”(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其中,麥角酸由一種從變質黑麥中産生的麥角菌所分泌,其藥性早在中世紀的歐洲就有記載。據說人吃了麥角菌汙染的黑麥麵包就會變瘋,這種流行瘋病被後人叫做“聖安東尼之火”(St. Anthony’s Fire)。

霍夫曼的本意是想找出一種治療偏頭痛的新藥,採取的方法是隨機地把麥角酸分子和各種小化學基團相結合,然後試驗産物的藥性。LSD是他合成的第25個分子,因此得名LSD-25。初步實驗冇發現LSD有什麼顯著的藥性,它被扔到了一邊。五年之後的一天,也就是1943年4月16日,霍夫曼決定再試試LSD。在準備試劑的時候他不小心沾了一些粉末在手指上,幾分鍾之後,他發現自己正在進入一種令人愉悅的麻醉狀態,想像力突然變得特別豐富,對周圍世界的感知也發生了變化:眼前出現了一連串活動的圖像,具有萬花筒般的鮮豔色彩;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了的物體突然變得生動起來,桌椅闆凳都似乎有了生命;聽到的每一個聲音都像是投在平靜水麵上的一顆石子,讓眼前這些奇妙的色彩産生一圈圈漣漪。

幾個小時之後,霍夫曼恢複正常。他認定方才那妙不可言是LSD造成的,便打定主意再試一次。三天後,他口服了250微克LSD(1微克=10-6克,霍夫曼當時認為這麼少的劑量冇關係,後來實驗證明10微克就足以對人産生影響),然後和助手一起騎自行車回家。途中藥性發作,而且比第一次強烈多了。霍夫曼的思維完全紊亂,連話都說不完整。他感到天旋地轉,好像被一麵麵哈哈鏡包圍了,周圍的景物完全變了形。還以為自己一直停留在原地,無法動彈,可後來助手回憶說當時他騎得飛快。回到家中,癥狀越發厲害,房間裏所有的物體都變成了可怕的怪物。霍夫曼覺得自己瘋掉了,仿佛看到自己的靈魂離開了肉體,懸浮在空中。他甚至産生了強烈的恐懼感,害怕自己永遠變成了一個瘋子。幸好第二天一早醒來後發現一切正常,LSD冇有留下什麼副作用。這就是曆史著名的“Acid Trip”。

LSD郵票

LSD郵票,是一種新型緻幻劑,主要成分為麥角二乙胺(LSD),為一種強烈的半人工緻幻劑。麥角二乙胺吸附於印有特殊圖案的吸水紙上,故俗稱“郵票”,在國外非常火熱,僅手指甲蓋三分之一大小,含在嘴裏就能“吸食”,能解決焦慮煩躁,抑鬱症等問題,而且價格也比較便宜,是通過透過皮膚就能滲入人體、隱蔽難發現等特點。也是根據現代社會年輕人的壓力巨大,才使得LSD郵票稱為現代年輕人使用的精神良藥。

LSD郵票的影響

這裏列出的效果和副作用都是非常主觀的,每個人的感受都不一樣。
它們不一定發生,可能還有其他未提及的影響。
這些列錶不是作為保證,而是作為參考。

  • 迷幻(僞幻覺,迷幻思維 – “Mindtrip”) – 這些包括閉眼和睜眼的視覺,強烈改變的聲覺和思維過程的變化。
  • 聽力改變
  • 改變(主要是減慢)時間感
  • 可能有強烈的欣快感
  • 團結和同理心的感覺 – 特別是如果物質是在社會環境中(即與其他信任和同情的人)。
  • 壯陽藥 – 與伴侶的深度聯係和強烈的性高潮可能會發生(特別是在中等/正常劑量下),在高劑量範圍內可能很難保持專註和不被分心。
  • 可能的精神體驗 – 主要發生在已經對精神話題感興趣的人身上。
  • 人格的改變/進一步發展——人們經常被警告不要使用麥角酸二乙胺等緻幻劑,因為即使是一次旅行也會引發人格的永久性改變。這是真的,因為陶醉者經常從不同的角度看待現實,並且可以消除認識甚至混亂。
    如果註意場景、環境和劑量,這種個性上的變化可以(但不是必須)發生,通常不會被視為負麵。
  • 克服成癮——尤其是在心理治療師的幫助下,麥角酸二乙胺可以幫助克服和戰勝暴力成癮/依賴(如煙草、酒精、苯二氮卓或海洛因成癮),甚至完全抑製它們。
    對迷幻藥效果的一般描述是非常睏難的,因為旅行是高度主觀的,並且可能因人而異,因劑量而異,甚至因攝入量而異。
    嚮從未服用過強烈迷幻藥的人解釋迷幻之旅隻能起到部分作用,但冇有經驗的人無法完全理解這種效果。

感覺得到加強,感知改變,可以感知新的視覺和聽覺刺激。
一切對你來說都顯得陌生和陌生,仿佛你又回到了一個小孩子。
在內眼看到圖案、顔色甚至人物和“動畫”之前,思維過程發生了變化。

麥角酸乙酰胺是最具傳奇色彩且被認為是最強烈的迷幻藥之一,這在很大程度上肯定是由於該物質在 1960 年代的反運動中發揮的作用。
事實上,LSD 是一種非常深刻的物質,是一種非常完整的迷幻劑(比 2C-B 或 2C-B-FLY 還多),它的作用持續時間很長,因此經常推薦給已經熟悉迷幻劑的人。

在心理治療中,LSD 用於對抗恐懼(例如,對於身患絕癥的人,例如患有晚期癌癥的人),或對抗抑鬱癥或其他心理障礙。
然而,這隻有在受過訓練的心理治療師的陪同下才有可能,他不會濫用患者和照顧者之間的權力關係。
由於非法化,不幸的是很難找到一個,而且也會受到法律的懲罰。

如果不考慮更安全的使用(設置、設置、劑量)或存在潛在的精神病,很容易發生嚴重的副作用和長期的心理後果!
因此,作為預防措施,其親密家庭圈子中經常出現精神疾病的人應避免食用。

LSD郵票副作用和風險

當然,並非所有副作用都需要(並且可能不會)同時發生。
只需要不過量服用一下副作用基本沒有

  • 可能血壓略有升高/心率加快
  • 偏執、焦慮(“糟糕的旅行”)
  • 可怕的自我解體
  • 瞳孔擴張
  • 可能會出現煩躁、悲傷、被遺棄的感覺
  • 藥物引起的精神病 – 如果藥物使用過於頻繁/如果冇有考慮設置和設置,或者已經患有潛在精神病的人,使用迷幻藥會導緻持續性精神病。這是非常罕見的。
  • HPPD(緻幻持續性知覺障礙)——一種罕見的疾病,即使在旅行後,視覺感知也會持續發生變化,包括與旅行期間發生的類似“視覺”。例如,“視覺雪”(視野中的視覺噪聲)、“變形”(流動和移動的錶麵結構)和改變的顔色感知和肉眼觀察/顯微鏡觀察(事物比真實感覺更大/更小)。
    這主要發生在迷幻藥如 LSD 被過於頻繁地消費和短暫休息時,“正常”消費也較少發生。
    這些視覺變化並不伴隨著心理變化;這清楚地將 HPPD 與精神病或創傷後應激障礙區分開來。
  • 事故——在醉酒過程中,醉酒者不能很好地控製自己,因此更容易發生事故和受傷。
  • 大量出汗
  • 血管收縮(動脈收縮)- 這會導緻手腳冰涼。
  • 過度流涎
  • 惡心和嘔吐 – 主要是在較高劑量的上升期間
  • 癲癇發作 – 在極少數情況下(尤其是癲癇患者),會發生癲癇發作。
  • 失眠
  • 強烈的迷幻之旅是一種非常強烈、深刻的心理體驗。

迷幻藥不是有趣的藥物,而是可以探索甚至治愈自己心理的工具。

一次糟糕的、壓倒性的旅行會引發消費者的創傷並留下焦慮癥。

這通常會在旅行方處理完旅行後消失,這可能需要數天、數周、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

為減少不良旅行的可能性,您應該遵守所有更安全的使用規則,並密切註意設置、設置和劑量。

在安全、熟悉的環境中服用。

在精神物質的作用下人會變得非常脆弱和脆弱,這就是為什麼需要旅行保姆。
選擇心理成熟的人,他們以前最好吃過迷幻藥的人作為旅行保姆。

由於強烈的迷幻效果和較長的作用持續時間,LSD 被認為是一種強烈的、要求很高的迷幻劑。有時建議初學者從較弱的迷幻藥開始,例如 2C-B、AL-LAD 或 4-HO-MET。

LSD 不像其他迷幻藥那樣容易上癮。消耗主要是自我調節;如果過度消耗該物質,會帶來心理副作用。

LSD郵票緻死劑量

LSD 在人類中的緻死劑量是未知的。到目前為止,沒有記錄到服用這種麥角堿導緻死亡。

在鳥類中,口服 LD50(使 50% 的動物死亡的劑量)為 1.8 mg/kg,在大鼠中,LD50 為 16 mg/kg iv,LD50 為 46 mg/kg iv。

LSD的消費形式/應用途徑和生物利用度
麥角酸二乙胺的口服或舌下攝入很常見。

舌下含服時,將酸性紙闆放在舌上/舌下10-15分鍾,效果會更快一些。

NBOMe 物質(如 25B-NBOMe、25C-NBOMe、25D-NBOMe 等)不能口服,隻能舌下含服;這些經常被錯誤地作為 LSD 出售。與更高劑量的麥角酸二乙酰胺相比,高劑量的這些 NBOMe 物質可能是緻命的!

舌下生物利用度約為 71%。

其他形式的消費(如靜脈內、鼻內)是可能的,但冇有必要,因為口服效果足夠強並且發生得非常快。
靜脈內和鼻內消費,劑量必須顯著降低!

LSD郵票方式劑量

舌下:

  • 微量:5-15µg
  • 初效:15-25µg
  • 輕微影響:25-75µg
  • 正常: 75-150µg
  • 強效:150-300µg
  • 非常強的作用:300µg +
  • LSD 時間

口頭:

  • 作用開始後:15-30 分鍾
  • 主要作用:8-12小時
  • 吞咽:45-90 分鍾
  • 其中高峰:4-6小時
  • 下來:3-4小時
  • 餘輝:12-48 小時

LSD 的法律地位

麥角酸二乙胺於 1966 年在美國、1967 年在德國和 1971 年在奧地利被禁用。
在所有屬於聯合國的國家中,LSD 在單一協議中都是非法的。

LSD郵票溶解度

麥角酸乙乙胺極難溶於水,1升水中僅溶解約2.1毫克。
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使用自來水,因為這會破壞 LSD。蒸餾水更安全,但也不適合長期儲存。

將 LSD 溶解在伏特加或其他烈酒中效果很好。
它顯然比在水中更易溶於乙醇、甲醇和脂肪。

混合食用和危險組合
混合使用使風險的急劇增加。

您必須事先了解每一個組合並尋找經驗報告,因為總是存在危險的相互作用。

  • MAO 抑製劑:LSD 與 MAO 抑製劑的組合可以極大地且不可預測地加強和延長效果。
    不推薦組合使用,會導緻嚴重的副作用!
  • 其他迷幻藥:不同迷幻藥相互混合食用會引發不可預測的強烈效果(相互作用)。隻有經驗豐富的心理學家才應該嘗試這種組合!
    個別緻幻劑之間也可能存在危險的相互作用,因此您必須事先仔細研究您想要採用的每種組合!
  • 鋰等三環類抗抑鬱藥: LSD的作用莫名增加,鋰與麥角酸二乙胺合用後已經出現暫時性昏迷狀態!
    絕對不推薦混合食用,會導緻非常不愉快的副作用!
  • 解離癥(MXE、氯胺酮等):偏執和精神錯亂很常見,也可能出現高血壓和心悸等身體問題。
    許多用戶還報告說,迷幻劑和解離劑的結合通常會導緻黑暗、難以控製的旅程。這些組合隻能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有經驗的心理學家輸入。
  • 酒精:當酒精被喝醉時,旅行會變得有點遲鈍。不建議混合食用,會導緻惡心。
    Kratom 和其他阿片類藥物:再次,迷幻之旅變得遲鈍和減弱。
  • 苯二氮卓類藥物:苯二氮卓類藥物大大減少了旅行,並且可以抑製迷幻旅行期間的焦慮和驚恐發作。
    Benzos 也提供給有嚴重恐慌的醫院用戶。
    通常旅行並冇有完全結束,隻是恐懼,這取決於苯二氮卓類藥物和劑量。
    請註意,使用苯二氮卓類藥物作為旅行止動器並不是冇有更安全使用規則就可以做到的免費機票!
    即使是與 Benzos 中斷的糟糕旅行也會留下創傷後應激障礙。一些消費者甚至推測,被遺棄的苯並旅行比忍受洗澡旅行更頻繁地發生這種情況。
  • 上(安非他明、2-FA、4F-MPH、可卡因等):興奮劑與迷幻藥的混合消費根本不是一個好主意!
    由於 Upper 具有精神病和恐懼誘發作用,因此旅行不良的風險顯著增加,並且發生持續性“藥物精神病”的風險也大量增加。
    由於循環和心髒受到壓力,這種組合也可能對身體造成極大威脅,甚至危及生命。
    如果鞋麵的劑量極低,一些有經驗的用戶可能能夠處理這種混合物,但對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說,這是一個嚴格的禁忌!
  • Empathogens(MDMA、Methylon、5-MAPB 等):將迷幻劑與 empathogens(通常是強血清素上層)混合會産生非常強烈的迷幻體驗,伴隨著強烈的同理心和愛,但也可能非常有壓力和強烈,這這就是為什麼它隻能由有經驗的心理醫生使用。
    這兩種物質(以及緻幻劑和移情劑)的劑量必須是單次服用這些物質的一半左右!

總結

以上就是LSD郵票資深詳解對於不了解的朋友可以進官網查看,面對目前生活壓力巨大,服用LSD郵票也是有著緩解壓力的作用,如需要進行購買可以點擊商品鏈接:LSD郵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